香港曾道免费资料大全 > 贷款攻略 > 经营贷款 > 正文

定向降准的认定标准为“上年新增涉农贷款占全

时间:2019-01-09 来源:未知 作者:jojo666

  普惠贷款认定标准放松影响几何?周三晚间央行发布公告,自2019年起,将普惠金融定向降准小型和微型企业贷款考核标准由“单户授信小于500万元”调整为“单户授信小于1000万元”。央行表示,这有利于扩大普惠金融定向降准优惠政策的覆盖面,引导金融机构更好地满足小微企业的贷款需求,使更多的小微企业受益。

  定向降准自推出以来,认定标准已进行了三次变更。2017年以前认定标准相对较为严格,因此政策效果主要覆盖约2/3的城商行、80%的非县域农商行和90%的非县域农合行,大行和股份行受益有限。2017年9月30日,为支持金融机构发展普惠金融业务,央行将对小微企业和“三农”领域实施的定向降准政策,拓展和优化为统一对“单户授信小于500万元”的普惠金融领域贷款达到一定标准的金融机构实施定向降准政策。2019年1月2日,央行再次调整定向降准认定标准,自2019年起,将普惠金融定向降准小型和微型企业贷款考核标准由“单户授信小于500万元”调整为“单户授信小于1000万元”,其他条件维持不变。这样一来定向降准的认定标准进一步放宽。

  定向降准认定标准为何放松?一方面目的在于促进普惠金融贷款投放,助力稳增长。2018年底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而普遍宽松的货币政策存在诸多约束,央行只能通过加码定向宽松稳增长,普惠金融贷款作为定向加码货币政策,促进宽货币向宽信用传导的重要途径,自然成为了货币政策的重要抓手,此次的政策放松也就在情理之中了。另一方面目的在于统一监管口径。早在2018年2月,银监会就将普惠金融统计指标考核要求升级为“两增两控”目标,将单户授信总额上限调整为1000万元。而央行定向降准认定标准则依然沿用2017年公布的单户授信500万的考核方式,央行和银保监会的认定标准不同也为统一监管带来诸多不便。

  定向降准认定标准放松将带来怎样的影响呢?由于2018年进行的各次降准的条件中并不涉及普惠金融,因此此次认定标准的修改主要影响的是2017年9月30日公告的定向降准中,银行享受两档定向降准的情况。2017年9月30日公布的定向降准新认定标准自2018年1月开始执行,由于第一档条件较低,据央行计算可覆盖全部大中型商业银行、约90%的城商行和约95%的非县域农商行,因此我们看到2018年年中所有的非县域上市银行均可享受第一档0.5个百分点的定向降准。而第二档条件较为苛刻,因此我们看到2018年年中,上市银行当中仅有邮储银行、建设银行601939股吧)、宁波银行002142股吧)、无锡银行、杭州银行、贵阳银行、吴江银行、南京银行601009股吧)、招商银行600036股吧)和民生银行600016股吧)满足第二档条件,享受1.5个百分点的定向降准优惠。

  由于绝大多数银行均已满足第一档认定标准,因此此次定向降准认定标准的放松带来的主要影响在于部分享受第一档定向降准的银行可能升级享受第二档,额外降低1个百分点的存款准备金。我们不难发现,大部分城商行和非县域农商行都已享受第二档定向降准优惠,因此此次认定标准放开主要利好大行和股份行及少数城商行。而对绝大部分银行来说,满足普惠金融存量贷款占比超过10%难度巨大,而满足增量普惠金融贷款占比超过10%则相对容易。由于缺乏截止2018年底的分银行信贷结构数据,因此我们分悲观、中性和乐观三种假设来进行预测。

  悲观假设:享受第一档的大行、股份行和少数城商行中,仅有城商行由一档升为二挡,额外释放1%准备金,那么将仅释放449.6亿元法定准备金。

  中性假设:享受第一档的大行、股份行和少数城商行中,城商行和股份行由一档升为二挡,额外释放1%准备金,那么将释放2082.9亿元法定准备金。

  乐观假设:享受第一档的大行、股份行和少数城商行全部由一档升为二挡,额外释放1%准备金,那么将释放7975.1亿元法定准备金。

  由此可见,此次普惠金融认定标准调整将至多释放约8000亿元基础货币。若根据2018年年初定向降准年度考核的时间点(1月25日)来估算,此次标准调整释放的流动性正好可以对冲春节取现对资金面的扰动,平抑节前资金面波动。在昨天的日报中我们曾进行过测算,今年春节前基础货币的缺口在4-4.5万亿,此次普惠金融认定标准的调整依然不足以完全对冲春节前的流动性压力,央行仍需综合运用逆回购、MLF、TMLF、CRA等多种货币政策工具熨平节前资金面波动。

  周四债券市场交投较为活跃,受央行放松普惠贷款认定标准,隔夜美债利率大幅下行,资金面进一步趋于宽松等多重因素共同影响,利率全天呈现下行走势,长端活跃券下行幅度普遍在2-4bp。国债期货全天震荡,小幅收涨。后期我们关注:

  普惠贷款认定标准放松影响几何?周三晚间央行发布公告,自2019年起,将普惠金融定向降准小型和微型企业贷款考核标准由“单户授信小于500万元”调整为“单户授信小于1000万元”。央行表示,这有利于扩大普惠金融定向降准优惠政策的覆盖面,引导金融机构更好地满足小微企业的贷款需求,使更多的小微企业受益。那么,普惠贷款认定标准放松会带来怎样的影响?又将如何影响流动性?

  定向降准自推出以来,认定标准已进行了三次变更。2017年以前,定向降准的认定标准为“上年新增涉农贷款占全部新增贷款比例超过50%,且上年末涉农贷款余额占全部贷款余额比例超过30%;或者,上年新增小微贷款占全部新增贷款比例超过50%,且上年末小微贷款余额占全部贷款余额比例超过30%。”当时的认定标准相对较为严格,因此政策效果主要覆盖约2/3的城商行、80%的非县域农商行和90%的非县域农合行,大行和股份行受益有限。

  2017年9月30日,为支持金融机构发展普惠金融业务,着力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提高金融服务覆盖率和可得性,为实体经济提供有效支持,央行将对小微企业和“三农”领域实施的定向降准政策,拓展和优化为统一对普惠金融领域贷款达到一定标准的金融机构实施定向降准政策。普惠金融领域贷款包括:单户授信小于500 万元的小型企业贷款、单户授信小于500 万元的微型企业贷款、个体工商户经营性贷款、小微企业主经营性贷款、农户生产经营贷款、创业担保(下岗失业人员)贷款、建档立卡贫困人口消费贷款和助学贷款。为进一步鼓励商业银行发展普惠金融业务,央行将定向降准分为两档:第一档是上年普惠金融领域的贷款增量占全部新增人民币贷款比例达到1.5%,或上年末普惠金融领域的贷款余额占全部人民币贷款余额比例达到1.5%;第二档是上年普惠金融领域的贷款增量占全部新增人民币贷款比例达到10%,或上年末普惠金融领域的贷款余额占全部人民币贷款余额比例达到10%。第一档享受0.5个百分点的定向降准优惠,而第二档则额外享受1个百分点的定向降准优惠。

  2019年1月2日,央行再次调整定向降准认定标准,自2019年起,将普惠金融定向降准小型和微型企业贷款考核标准由“单户授信小于500万元”调整为“单户授信小于1000万元”,其他条件维持不变。这样一来定向降准的认定标准进一步放宽。

  定向降准认定标准为何放松?一方面目的在于促进普惠金融贷款投放,助力稳增长。2018年底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而普遍宽松的货币政策存在诸多约束,央行只能通过加码定向宽松稳增长,普惠金融贷款作为定向加码货币政策,促进宽货币向宽信用传导的重要途径,自然成为了货币政策的重要抓手,此次的政策放松也就在情理之中了。另一方面目的在于统一监管口径。早在2018年2月,银监会就发布了《中国银监会办公厅关于2018年推动银行业小微企业金融服务高质量发展的通知(银监办发[2018]29号)》,将普惠金融统计指标考核要求升级为“两增两控”目标:“两增”即单户授信总额1000万元以下(含)小微企业贷款同比增速不低于各项贷款同比增速,有贷款余额的户数不低于上年同期水平;“两控”即合理控制小微企业贷款资产质量水平和贷款综合成本(包括利率和贷款相关的银行服务收费)水平。而央行定向降准认定标准则依然沿用2017年公布的单户授信500万的考核方式,央行和银保监会的认定标准不同也为统一监管带来诸多不便。

  定向降准认定标准放松将带来怎样的影响呢?由于2018年进行的各次降准的条件中并不涉及普惠金融,因此此次认定标准的修改主要影响的是2017年9月30日公告的定向降准中,银行享受两档定向降准的情况。要弄清楚此次认定标准放松会带来怎样的影响,我们首先要了解目前各家银行适用的法定存款准备金率情况。由于数据可得性的问题,我们只能从上市银行半年报了解上市银行现行的法定存款准备金率水平。

  2017年末,宁波银行、无锡银行、杭州银行、贵阳银行、吴江银行、江苏银行北京银行601169股吧)已享受1.5个百分点的定向降准政策优惠,邮储银行、南京银行、中国银行601988股吧)、工商银行601398股吧)、交通银行601328股吧)、华夏银行600015股吧)、光大银行601818股吧)、成都银行农业银行601288股吧)和上海银行已享受0.5个百分点的定向降准。之所以这些银行享受的定向降准优惠存在区别,主要原因在于2015年6月28日前的数次定向降准累计降准1个百分点,而2015年10月24日的定向降准降准0.5个百分点,历次定向降准均符合条件的银行才能够降准1.5%,而仅在10月24日满足条件的银行只能降准0.5个百分点。需要注意的是,由于县域农商行和农合行在2014-2015年曾多次额外降准,准备金率本就远低于其他银行,因此2017年以后的降准政策均不涉及县域银行。

  2017年9月30日公布的定向降准新认定标准自2018年1月开始执行,由于第一档条件较低,据央行计算可覆盖全部大中型商业银行、约90%的城商行和约95%的非县域农商行,因此我们看到2018年年中所有的非县域上市银行均可享受第一档0.5个百分点的定向降准。而第二档条件较为苛刻,因此我们看到2018年年中,上市银行当中仅有邮储银行、建设银行、宁波银行、无锡银行、杭州银行、贵阳银行、吴江银行、南京银行、招商银行和民生银行满足第二档条件,享受1.5个百分点的定向降准优惠。

  由于绝大多数银行均已满足第一档认定标准,因此此次定向降准认定标准的放松带来的主要影响在于部分享受第一档定向降准的银行可能升级享受第二档,额外降低1个百分点的存款准备金。那么哪些银行2019年可能额外享受1个百分点的准备金优惠?又会释放多少法定存款准备金呢?

  由图表1我们不难发现,大部分城商行和非县域农商行都已享受第二档定向降准优惠,因此此次认定标准放开主要利好大行和股份行及少数城商行。而从图表2可见,对绝大部分银行来说,满足普惠金融存量贷款占比超过10%难度巨大,而满足增量普惠金融贷款占比超过10%则相对容易。由于缺乏截止2018年底的分银行信贷结构数据,因此我们分悲观、中性和乐观三种假设来进行预测。

  悲观假设:享受第一档的大行、股份行和少数城商行中,仅有城商行由一档升为二挡,额外释放1%准备金,那么将仅释放449.6亿元法定准备金。

  中性假设:享受第一档的大行、股份行和少数城商行中,城商行和股份行由一档升为二挡,额外释放1%准备金,那么将释放2082.9亿元法定准备金。

  乐观假设:享受第一档的大行、股份行和少数城商行全部由一档升为二挡,额外释放1%准备金,那么将释放7975.1亿元法定准备金。

  由此可见,此次普惠金融认定标准调整将至多释放约8000亿元基础货币。若根据2018年年初定向降准年度考核的时间点(1月25日)来估算,此次标准调整释放的流动性正好可以对冲春节取现对资金面的扰动,平抑节前资金面波动。在昨天的日报中我们曾进行过测算,今年春节前基础货币的缺口在4-4.5万亿,此次普惠金融认定标准的调整依然不足以完全对冲春节前的流动性压力,央行仍需综合运用逆回购、MLF、TMLF、CRA等多种货币政策工具熨平节前资金面波动。

  • 今年我自己 新华社长春10月8日电 题:我就是想种地吉林农村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见闻 快收稻子了,今年吉林延边光东村农民刘淑香不想
  • 定向降准的 普惠贷款认定标准放松影响几何?周三晚间央行发布公告,自2019年起,将普惠金融定向降准小型和微型企业贷款考核标准由
  • 要是其中一 新华社哈尔滨6月4日电题:办贷款就像取钱一样方便黑龙江方正试点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解决农民贷款难 黑龙江省方正县
  • 2015年10月 本公司及其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保证公告内容真实、准确和完整,并对公告中的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承
  • 上市银行 【线索征集令!】你吐槽,我倾听;您爆料,我报道!在这里,我们将回应你的诉求,正视你的无奈。新浪财经爆料线索征集